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返回财经窝首页

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财经 > 百年前的世界和今日的世界

百年前的世界和今日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9-04-16 04:18来源:凤凰彩票网财经新闻字号: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  dedecms.com

1918年11月11日清晨5点过一点,在法国北部贡比涅森林中的一节火车车厢内,法军元帅、协约国联军总司令费迪南·福煦(Ferdinand Foch)代表协约国与德军代表、德国天主教政治人士马蒂亚斯·埃茨贝格尔(Matthias Erzberger)签署协议,宣告4年零3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 内容来自dedecms

不过,灾难并没有随着停战协议的签署而结束。 copyright dedecms

根据一些重要政治人士的回忆,埃茨贝格尔在停战协议上签字后说“一个7000万人的民族遭受苦难,但没有灭亡。”福煦元帅签字后则拒绝与对面的德国代表握手,稍后他评论道:“这不是和平协议。这是一个为期20年的停战协议。” 内容来自dedecms

恐怕连福煦自己都不曾想到,那一刻他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准确预测。1940年6月20日,德法两国军队的代表再次面对面坐在同一地点的同一车厢里。他们签署的是另一份停战协定,或者说是法国的投降书。 copyright dedecms

这一次轮到德国人羞辱法国人,法国代表被安排坐在将近22年前埃茨贝格尔的座位上。在一群德军将领们的簇拥下,阿道夫·希特勒洋洋得意地登上了那节车厢(一战后期它被用作福煦元帅的移动办公室),后来他还下令将它运回柏林展览。甚至直到1944年4月,盟军已经攻进柏林时,希勒特依然念念不忘那个车厢。他命令纳粹冲锋队将它烧毁,以防再次落到盟军手中。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整整100年以后,2018年11月10日,仍然是在贡比涅森林里同一个地点,法国总统埃曼纽尔·马克龙与德国总理安哥拉·默克尔携手走进停放在那里的一节同时代、同一家公司生产的同类型车厢(它现在是一个纪念馆)。他们共同写下留言,向全世界宣示德法的永久和解与对世界和平的坚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当默克尔将自己的头靠在马克龙的肩膀上,马克龙紧握着她的双手时,那一幕是感人的。我相信,它不仅传递出德法友谊的明确信号,还蕴含着即将黯然退出欧洲政治舞台的默克尔对正意气风发的马克龙的期冀和祝福——在风雨飘摇的现时欧洲,年长的默克尔将要把自己肩负的沉重使命交到年轻的马克龙手里。 内容来自dedecms

在当今世界,或许没有比法国和德国更不可能爆发战争的两个邻国了。但这一切并不像大多数人现在以为的那样,仿佛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战后欧洲合作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是的,上月刚刚从欧洲旅行归来的我想一再强调的一个朴素观点是:在两个有着数百年宿怨的邻国之间,在数十个几百年来恩怨情仇交织在一起剪不清、理还乱的国家之间,能够不打仗,就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巨大成就。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一切绝非理所当然,这也是我们今天有必要纪念发生在一个世纪前的这场战争的最重要现实意义。

copyright dedecms

本文来自织梦

“全欧洲的灯光都要熄灭了,我们这一辈子是看不到它再亮起来了。”

copyright dedecms

1914年8月,英德两国正式开战的那个晚上,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葛雷(Edward Grey)望着伦敦政府行政区的点点灯火悲叹。这句话里蕴含着丰富的含义。

copyright dedecms

但在当时,像葛雷这样深具洞见的人凤毛麟角。对于那场战争以及它将要产生的深刻的政治后果,没有几个人能够预见到。

本文来自织梦

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本身以及它对中国现代历史造成的影响,我曾在4年多前纪念一战爆发的两篇文章中叙述过,这里不再赘述(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 《遥想一百年前欧洲的那个夏天》,发表于2014年8月4日《经济观察报》“观察家”版;以及《一战是如何改变中国命运的》,发表于2014年8月18日 《经济观察报》“观察家”版)。不过,为了更好地表达本文的主旨,我仍需要对一战的性质、原因及其后果作一提纲挈领式的概述。

内容来自dedecms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基本上局限在欧洲,但它的影响却远远超出了欧洲的范围,它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本文来自织梦

首先,它标志着一个长时期的和平时代的终结,开启了一个长时期的残酷而极端的时代。自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以后,差不多在整整一个世纪里,欧洲没有发生过重大的战争。一战波及30个国家,造成近2000万人死亡(其中战斗人员约850万,非战斗人员约1000万),经济损失高达3300多亿美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1805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1516亿美元)……

copyright dedecms

战争是革命之母。由一战点燃的世界革命的浪潮席卷全球,拉开了殖民地人民追求独立解放的序幕。战后,世界政治经济的中心舞台转到大西洋的另一边,几个世纪以来欧洲支配全球的时代落下了帷幕。战争还在欧洲催生了一种文化上的“末世论”情绪,德国作家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在1918年和1922年出版上下两卷历史著作《西方的没落》,出版后立刻成为当时欧洲最畅销的书,在社会上引发轰动效应。对许多知识分子来说,一个“旧时代”终结了,这种情绪直接导致了各种“现代主义”文化艺术的诞生。 本文来自织梦

一战摧毁了传统的东方专制制度,但西方的自由制度并未因此获得胜利。的确,德意志和沙俄的专制皇权永远地成为了历史,但战后的政治社会走向却为更为专制的现代极权主义政治奠定了基础。

dedecms.com

简言之,人类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付出的代价是可怕的,史无前例的,但人们从战争中获得的教训和收获却又少得可怜。而且,即便是那么少的收获,也没有能够维持太久。战胜国绞尽脑汁地试图避免一战似的灾难重演,但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各国的努力彻底失败。短短20年后,更大的战火又重新点燃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促使我们探究一战爆发的原因,因为没有一战就不会有二战。一战的战后安排没有消弭导致一战的根源,甚至为更大的冲突埋下了引线。 本文来自织梦

如果用一句话来粗略总结的话,我们可以说:欧洲未能让1870年以后崛起的一个统一而且正在迅速实现工业化的德国很好地融入当时的西方和全球体系中,这就是战争(一战和二战)爆发的根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19世纪欧洲许多老谋深算的政治家长期以来都认为,一旦德国实现统一,将触发欧洲各民族之间关系的尖锐冲突。1870年以后,他们的预测得到了令人担忧的验证。1000多年来四分五裂的德意志民族奇迹般地完成了统一,而且在此后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取得了惊人的发展。 copyright dedecms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钢产量方面,德国在1865年还低于法国,但到1900年,就超过了法英两国的总和。1870年,英国的工业产量占世界工业总产量的31.8%,而德国仅占13.2%。到1914年时,英国工业产量所占的比例下降到14%,已低于德国所占的为14.3%。

内容来自dedecms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实力的迅速崛起,德国人认为,必须建立一个与其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相称的帝国。他们坚决认为,德国必须拥有“显要的地位”,他们需要并且理应得到“日光下的地盘”。这种说法隐含着一种想要获得如同英国那样的公认的霸权的含义,这自然引起了不安和警惕。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财经窝小编:财经窝)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